< 世界医疗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视界 >

六院六一:曾发生的一件件有趣事

2018-06-01   浏览量:  文章来源: 世界医疗网

核心提示:孩子,永远是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
  六一寄语:童年像一条船,装满了糖果,装满了玩具,装满了欢笑,也装满了快乐;童年像一个五彩斑斓的梦,使人留恋,使人向往,曾发生的一件件趣事,永存在美好的记忆里……
  六一到了,祝我们这些,表面风光,内心彷徨,容颜未老,心已沧桑,似乎有才,实为江郎,比骡子累,比蚂蚁忙,比鸡起得早,比狗睡得晚……的大朋友们,六一节快乐!您好——美丽的童年!
  桂岚
  选自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内分泌代谢科原护士桂岚微信(略改)
图片来源:Pexels(略修改)

图片来源:Pexels
上海市六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严海摄影
  石榴红了
  记得刚回到上海那两天,四岁的儿子总是前前后后围着我,爸爸长,爸爸短地叫个不停,连睡觉的时候都会叫着爸爸傻笑着入眠。父子情深,这是做了爸爸深刻感觉到的。
  回家一个月,我忙得天天跑来跑去,忙着走走亲戚,看看朋友,访访师长,经常不在家吃晚饭。儿子每天晚上睡觉前要是看不到我,都会问妈妈:爸爸今晚回来吗,爸爸今晚会陪我尿尿吗?我一有空就陪老人说说话,陪妻子逛逛街,帮家里修修东西,带儿子世博转转。
  总觉得自己欠他们的太多了,希望能在这一个月的短暂时光里,做个好儿子、好丈夫和好父亲。和亲人相处的时间是那么的短暂,还没和妻子亲昵地说说心里话,还没在父母那边好好地尽尽孝心,还没抱够活泼乖巧的儿子,一个月转眼就飞逝了。尤其临走的前一个礼拜,儿子总是亲热的粘着我,不停的向我发“嗲”,一刻也不愿离开我的身边,做啥事都要来帮爸爸说一下,每次进幼儿园大门都反复叮嘱我:“爸爸要早一点来接我噢”,心里不禁一阵阵的酸楚。
  在机场望着天真可爱的儿子,深爱的妻子和年迈的丈人丈母娘、父母,我真有点挪不动步了。为了这个家,我一直在尽心尽力,但是我还是觉得欠你们很多,我还没有做到最好。
  看桌上摆放的石榴,也是一年,每天经历着烈日的暴晒,风沙的洗礼,经过三百多个日夜的生长,最后才长成如此甜美的水果。旁人都看到我们援摩三十几年的丰硕成果,看到回国受到的表扬和赞许,但是,又有多少人能体会每位援摩医生和他们家人两年的孤独、辛劳和酸楚?
  这一年下来,我们身边有多少同志们在亲人重病、甚至逝去时,都不能相伴左右。都说摩洛哥的石榴大又甜,那是这个品种的石榴多少年积累下来的口碑。
  石榴好吃树难栽,同样,我也明白,为了祖国的外交事业,我们也是一个个普通的石榴。我们代表的是一份份声誉,是我们背后全中国人民的期待。既然来了,如同新一台的舞台剧拉开了大幕,剧本已经写好,我们所能做的,只有动脑筋把自己这个角色演好:注意安全,工作做好,锻炼身体,身心健康。不要辜负国内选派我们的单位、领导的期望,更不要让在背后默默支持我们的家人担心。既来之,则安之。
  但愿我们经过新一年的锤炼,我们的工作在明年结束时,也能如同那时上市的新石榴:红红艳艳,硕果累累。
  严海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写于2010年摩洛哥赛达特医疗分队

左五为作者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副主任护师董芳辉
  孩子,永远是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难以忘记那个余震不断,风雨交加的夜晚,这场暴风雨使我们的帐篷摇摇欲坠,睡袋很快泡在水中,躺在帐篷里的我们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唯有听到豆大的雨滴打落在帐篷上的声音,山上居民区的犬吠声,还有不断滑落的巨石的轰隆声,那一晚我们整夜未眠,渗进的雨水打湿了我们疲惫的脸,恐惧紧紧地抓住了我们。
  当我问我的同伴她当时的感受时,她说:“如果我就这样光荣了,我的女儿好可怜,才一岁多就没了妈妈。”听得我一阵心酸,是啊,当时她的女儿才一岁,她一定对灾区的孤儿和失去孩子的父母们的心情感同身受了。
  忘不了那个19个月大的哭闹不停的小男孩,送到医疗队驻地帐篷时已是晚上10点多了,哭得满头大汗,当我们的医生给他检查无异常后,他还是哭闹不停,我们队里的小爸爸,小妈妈们尽力逗他,但仍无济于事,后来心内科张庆勇副主任医师说了声:“会不会想妈妈了?”,我们不经意地问了声“他妈妈呢?”,送他来的阿姨眼圈霎时红了说:“他爸妈已经在地震中走了。”我们顿时无语。
  时至今日,当我作为一名9岁孩子的母亲,我深深地体会到了孩子永远是我们心中最柔软的部分。在地震废墟上,一棵棵新生的小树苗破土而出,杂草也随之拔地而起。北川中学,这里曾经书声琅琅,满满的都是祖国含苞待放的花朵,只是,他们大多数顷刻间就失去了追寻未来的权利。在地震发生之时除在操场上上体育课的学生、一名老师以及在县城接受表彰的部分学生之外,其余的师生全部被埋在了这片巨石之下,只剩下一个篮球架和一面迎风飘扬的国旗。每年都会有数不清的家长来此祭奠自己的孩子。其中,有一面条幅格外的显眼,但这不是一面条幅,而是九面条幅重叠在了一起。这是一位母亲对孩子深深的思念,上面写满了母亲的心声,每年一面,每年的内容都会有所改变,但不变的是每一面上都会有一句“儿子,妈妈好想你”还有那永远不变的电话号码,她始终坚信她的儿子还在,只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如果他再找过来,他就可以打这个电话,找到妈妈。永远16岁的孩子,永远思子而不能再见的妈妈,过去的是时间,而过不去的是思念。孩子们:六一节快乐!
  董芳辉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骨科副主任护师
  2008年市六医院抗震救灾医疗队队员
  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肿瘤内科姚阳教授和小病人
  拨去笼罩“花朵”的阴霾(节选)
  2床,6岁;3床,10岁;45床,11岁;6床,14岁;42床,16岁……分不清哪个是男孩哪个是女孩,因为几乎个个头发都没了!被子盖着,看不见,当六年级学生14岁的韬韬将左腿从白色被子下伸出来时,膝盖以下没了!我在医院工作三十多年,自以为各种各样的事见得多了,没什么能让我吃惊,可当我到肿瘤内科去采访时,我的心被紧紧地揪住!他们都还是孩子啊,这可恶的骨肿瘤!
  “杉杉,下床来,走几步,让大家看看。”姚阳主任说。噢,名叫杉杉的小女孩床头牌上写着:11岁。她正趴在床头柜上磕葵花籽,她边拍拍手,边笑着说:好咧!右手就去拿靠在床边的拐杖,熟练地放在腋下,下地,拄着拐杖走。
  “来,把拐杖给我,试试看。”姚主任鼓励她:“慢点,不是蛮好吗?”杉杉走着,笑着;笑着,走着。
  姚主任说,骨肿瘤是恶性程度高、复发率高、致残率高、肺转移早的一种严重危害青少年的疾病,我院肿瘤内科和骨科、放射科、检验科、病理科多科合作开展骨肿瘤的综合治疗,使保肢率达到60%。
  “韬韬的腿怎么没保住?”我很突兀地问,那男孩胖胖的样子真可爱。
  姚主任摇头叹息:可惜呀,孩子腿疼,爸爸妈妈以为没啥事,很多非专科医生误认为是青少年生长过程中的生长痛,常常等到孩子疼痛明显或者有包块时,骨肿瘤的毛病已经到了中晚期,韬韬在外地开的刀,伤口几个月长不好,来上海时晚了只能截肢。
  采访结束了,我和杉杉、韬韬、兵兵、萌萌……一个个可爱的孩子,一个个小病人招招手,我在心里祝福你们——愿你们早日康复!
  顾海鹰

在六一节,遥祝杉杉、韬韬、兵兵、萌萌们节日快乐! 

(顾海鹰、桂岚、 严海、 芳辉)



    世界医疗网公众号
    扫一扫
    关注世界医疗网公众号
    微信号:sjyl111

    有任何意见、建议、投稿,欢迎 发送到邮件sjyl1901@163.com

网页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