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医访谈 >

“每一个真正来找我的病人,我认为都是缘”

2018-08-03   浏览量:  文章来源: 世界医疗网

核心提示:医生会怎么看待自己的工作,医生闲暇时光会做什么,医生与我们有什么不一样?《世界医疗网》将带大家走近医生的内心世界与生活,感受医生的日常!
  
  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乳腺外科主任秦悦农主任医师的博客里有一句话经常出现,“有时是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他说无论医学发展到什么程度,医学都是一个失败的艺术,因为无论医生做到什么程度,都不可能治愈每一个病人。
  中国原来有句古话叫“医生医病不医命”,说的是人的生老病死是一种客观规律。医生的目标自然是治愈更多病人,但无奈的是,并不是每一种疾病都能被治疗。而秦悦农主任其实更想把这句话告诉他的病人和家属。医学发展到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瓶颈,但一些病人和家属对医治的期望仍然远远高于医疗技术所能达到的水平,所以尽管医生们会竭尽全力去治疗病人,更多的时候却是去帮助和安慰病人,这是医学的人文性使然。
  但并不是每个病人和家属能够理解这个现实,坦然面对生老病死的规律。这令笔者想到,文明的实质是对本能的压抑,是违背自然人性的,医生做的工作同样也是违背自然规律的,为了让人类存活和延续。但既然有人不能压抑自己的本能,做些所谓“人性使然”的事,比如伤医弑医,那么医生也是人,何必要为了不相干的人逆天命而失己命呢?
  笔者之愤愤然也许是很多人的想法,所以现在我们才眼见着学医的越来越少,不复当年高分学子向往医学的火热场景;眼见着医学专业录取分数线降低,未来好医生不知能有多少,秦悦农主任对此表现出深深的担忧。
  从医25年,未后悔当初选择
  “如果给自己这25年从医生涯打分,我给自己打85分。”今年对秦悦农主任来说有特别意义,今年是他跨入医科大学大门的整整30年,也是做医生的整整25年。
  他回忆说,“我妈妈是营养师,在医院里工作,好多亲戚朋友都找她去看病。她不是医生,却也能帮亲戚朋友介绍医生,在我幼小的心灵中就觉得医生肯定是更牛的一个职业,所以我从小就想要当医生。”秦悦农主任是自己要求学医的,因此从未后悔当初的选择。
  他1988年考进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学习西医,现在叫交大医学院。一开始做普外科医生,随后出国进修,回国后又学习了中医。目前是一位中西医结合医生,主攻乳腺疾病领域。他说自己是一个半成功的医生,已经有了很多的工作量,也有了病人群,或者说粉丝很多,这在医生里算做的比较好的。
  男医生选择乳腺、妇科总叫人不好意思,但医生眼里其实没有性别。秦悦农主任当初选择专攻乳腺疾病有两个原因,1999年他获得了去美国进修的机会,当时上海一位非常著名的外科医生建议他去学乳腺疾病专业。因为从发病的趋势来看,乳腺疾病的发病率越来越高;第二,当时他去美国进修的时候,中国更为流行的是切除乳房的根治术和改良根治术,而美国已经比较流行更加重视女性生活质量的保乳手术。所以秦悦农主任带着怎么样做到早发现,怎么为早发现的病人做保乳手术,在不影响生存的情况下,进一步的提高病人生活质量两个目标去美国学习了乳腺疾病治疗的技术。
  这段进修时光对他以后的从医历程有着深远影响。他说:“从技术上来讲,美国还是引领着现代医学的潮流,站在比较顶尖的位置。此外,我看到国外医生和患者之间的关系中充满人文关怀,而由于中国医生实在太忙,在人文关怀上其实是有欠缺的。这段进修经历,无论从业务上来讲,还是从人文关怀的行医态度上来讲,令我都有非常大的提升。”
  学习中医,多点技术多治疗些病人
  在采访秦悦农主任前,我们一行人遇到了来找他商量用什么手术方案的一个病人,目睹了他们沟通的过程,笔者觉得秦悦农主任有点“违和”。为什么这么说呢,明明博客里说自己工作风格很严肃,但实际却很亲和,面对患者时的笑容仿佛阳春三月的温暖日光。
  他听我这么说一下子就笑了,他讲:“每一个真正来找我的病人,我都是认为是缘,我认为对接诊的病人要有这种温和的态度。但是同时,不信任我的我不看,我觉得我看不好也会叫他另请高明。这么做会使得医患的沟通更顺畅,我希望医患联手来治疗疾病,而不希望医患对立,把时间浪费在互相的试探上,这其实对病人是不利的,让疾病有了可乘之机。”他不在乎有些病人说他态度很不好,他觉得拒绝一个不信任医生的病人所节约的时间,可以救治更多的病人。
  笔者有朋友说医生心狠,尤其是做外科的。但笔者看到的医生却是壳子是硬的,内里却很柔软。秦悦农主任在美国进修回来以后,看到仍然有很多的病人是他所拥有的技术不能完全治疗好的,又看到有很多病人在做完手术以后,经常去中医药大学、龙华医院来找中医医生来做调理和术后的康复,也看到有一些他认为很棘手的疾病,经过中医两星期或者一两个月的治疗以后好转的情况。于是他想“我要去学习一下中医,能够让我所拥有的技术更加多一些,能够让我的病人得到更有效的治疗。”
  他说,“温、良、恭、俭、让我不一定做得到,但是仁、义、礼、智、信我得做到。仁慈、忠义、有礼、睿智、诚信,我认为是做人做事的底线。”
  尤其是学习了中医,做了中西结合医生以后,无论是对疾病的看法,还是其自身的状态都有了变化。现代医学擅用破坏性方法,比如手术、化疗、放疗,这种破坏性方法或许可以最大程度地杀灭和减少肿瘤。但是能否让病人更好地生存,甚至提高其生活质量则难以保证。“我学习了中医以后,可以把病人作为一个整体来看待,更包容了,比如说会考虑让患者带瘤生存。而有了整体看待事物的思维方式,对于如何让自己达到一个平衡的状态也非常有用。”
  听音乐,看小说,得闲就去旅游
  所有的医生都是很辛苦的,所有医生的家人也付出很多。如果熬不过最初几年非常辛苦的时段,好多人就辞职了,如果已经熬过了前几年的,随后家人肯定要继续默默陪伴着,支持着,不然走不到那么远(笔者想加一句,医生也需要患者的理解和支持)。
  那么如果不做医生,您会做什么呢?听到笔者的问题,秦悦农主任笑着说,“我觉得好多事都很有趣的,说不定我做个厨师都很好。每一个行业只要你有兴趣都可以做,只是有的职业可能是慢慢投入进去的,有的如果你熬不住开始的艰辛,你是不能做的。”
  他在做普外科的时候,晚上医院经常有电话来叫他去工作,即便现在做乳腺科医生,基本上没有急诊,但是如果有手术,就会有双休日的查房,双休日的会议,真正能够陪伴家人的时间不多的,业余时间也很少。
  虽然秦悦农主任总是想如果有时间去旅游一下,但基本上时间只允许他听听音乐,看看小说,或者微写一点科普文章来放松放松。“不过现在我写的很少,我博客更新也很少,时间有限我就多看看,不动笔。我其实蛮喜欢写东西,除了医疗之外,我所看到的那些,我也蛮愿意写。”至于喜欢的小说,他说:“除了言情小说,其他都看,涉猎很广,比如钱钟书写的《围城》,他夫人杨绛写的《洗澡》这一类。武侠我也看,比如金庸的武侠,我可以从中吸取到很多的养分,在我的平时工作中,在我的医患相处中,觉得可以应用到。”工作、工作、工作,似乎连休闲也离不开对工作的思考,也许正是这样的秦悦农,才能做到“有时是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吧。
  最近上海很热,离开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乳腺科,我们即刻便被炙热的阳光包围,蔚蓝的天空飘着或如棉絮,或如雪堆的云彩,然后风来了。
  专家简介
  秦悦农
  主任医师,现任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中西医结合乳腺科主任。世界中医药学会联合会乳腺病专业委员会副会长,上海交通大学国家健康产业研究院自然医学与健康研究所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中国中医药促进会乳腺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乳腺病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全国名中医陆德铭工作室成员,海派中医顾氏外科第五代传人。
  毕业于上海第二医科大学医疗系临床医学专业,曾经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立大学医学院进修学习乳腺癌的早期诊断和综合治疗,尤其是规范化保乳手术;完成上海市2004年高级“西学中”研修班学业,师从全国名中医、上海中医药大学终身教授陆德铭先生和名中医奚九一教授,系统学习中医理论及中医外科临床实践。工作中擅长中西医并用诊断治疗各类乳腺良恶性疾病,是国内为数不多的中医西医技术兼具的医生。
  曾主编出版《健康生活完全指南——乳腺疾病》,参编多部专业著作。主持及参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市科委,卫计委等多个科研课题项目。
  特需门诊时间:周一下午,周四上午;专家门诊时间:周三下午。

网页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