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防病治病 >

手术患者常见问题解答

2018-08-10   浏览量:  文章来源: 世界医疗网

核心提示:手术前为什么不让吃饭喝水?禁食多久?我怕疼,能多打点儿麻药吗?手术中倒是不疼了,手术后的疼咋办?——手术患者常见问题解答。
  拒绝疼痛是人的本性,惧怕开刀亦是人之常情,这些都无可厚非。但是有的时候必须要接受手术,必须要面临疼痛。作为麻醉医生,经常遇到手术患者在手术前因为恐惧因为害怕等等原因咨询一些问题,我们有责任帮助患者了解一些知识,排除心理障碍,一起接受生命的挑战。
我怕疼,能多打点儿麻药吗,开好刀能用“镇痛泵”吗?
  用多少“麻药”是麻醉医生根据每个病人和每种手术的具体情况而制定出来的,不是菜场里的讨价还价。如果“麻药”用多了也会产生副作用甚至危险。
  镇痛泵只是术后镇痛的方法之一:它可以把镇痛药缓慢而持续地输入到你的体内,能很大程度地缓解术后疼痛。但应注意的是,镇痛药也会因人而异地存在副作用,主要是恶心和呕吐。
  麻醉医师会根据患者不同的情况采用不同的镇痛方式,这可以减少伤口的感染率,促进切口边缘组织的生长。有效的镇痛还可以改善睡眠、增强术后免疫功能、利于患者咳嗽排痰、提前下床活动等,从而加快术后康复,有效减少了肺部感染、下肢静脉栓塞等术后并发症。当然,由于每个人对镇痛药效果的反应不同,我们希望每一个人都“一点儿都不疼”也不太现实,但麻醉科术后镇痛工作的开展已经能很大程度减轻了患者术后的不适。
麻药能维持多长时间?我能醒不?
  目前的全身麻醉所用到的药物包括很多种类,像维持麻醉深度的药物一般都是起效迅速且代谢迅速的,因此在整个手术过程中会持续泵注或持续吸入,也就是说,手术做多长时间,我们就实施麻醉多长时间。
  手术结束后时,停止麻醉药的泵注后,一般患者会在几分钟到十几分钟内醒来。但由于麻醉药在人体内彻底代谢而排出体外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所以患者这时虽然醒了,但仍然会犯困甚至再次入睡。这时需要医护人员和家属严密监护患者,防止各种术后并发症以及再次入睡引起窒息等风险。
怎样配合麻醉和手术?
  麻醉与手术能否顺利进行,除了医务人员的技术水平和认真负责的工作精神外,患者的配合也十分重要,可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配合。
  1、要树立信心,相信医生,全身放松,消除紧张情绪。过分紧张,睡眠不好,可使受术者手术当天血压波动,进而影响手术进程。
  2、要严格按照医生的嘱咐进行准备,对医生要讲老实话。尤其是全身麻醉手术前,是否吃了东西,是否发热,女性是否月经来潮,都应先告诉医生,让医生考虑是否暂停手术,以免术后增加痛苦。
  3、进手术室前,要排空大小便,戴有活动假牙的病人,要取下假牙,以防麻醉插管时脱落,误入食管或呼吸道。有贵重物品,在进手术室前,交给病房护士长或亲属保管,不要带到手术室去;进入手术室时,要按规定更换鞋子,戴上手术帽。
  4、不同的手术,不同的麻醉,所采取的体位不同。腰麻和硬脊膜外麻醉,是采取坐位或侧卧位进行操作的,手术时的体位应充分暴露手术区域,方便手术者操作。当医生和护士为您摆好体位后,不能随意移动或改变,如有不适或疼痛,可告诉医生。乱动会影响手术操作。
  5、有的手术要插导尿管或胃管,这些导管都会给患者带来一些不适或痛苦,但要忍受,千万不能自行随意将导管拔出。
  6、非全身麻醉手术,病人在手术台上处于清醒状态,应安静闭目接受手术,不要随意和医护人员谈话,更不要胡乱猜疑医护人员的某些话,以免引起误会或枉背心理包袱。
手术前为什么不让吃饭喝水?需要禁食多久?
  手术前无论吃喝什么都不可以。
  为什么呢?因为——
  人在没有被麻醉时具有正常的咳嗽和吞咽功能,但在麻醉状态下这些功能都减弱或丧失。麻醉插管和手术操作本身也可能会诱发患者呕吐,一旦胃中的食物或水呛咳进入气管,轻则引起肺炎,重则引起窒息,直接危及生命安全。
  因此,必须要遵从医生的禁食的要求。
  原则上成人或小孩应在麻醉前6-8小时,停止固体食物,包括牛奶或有果粒的果汁。而距离麻醉4个小时之前,则可喝少量清澈的液体如白开水之类的饮料,在胃内停留的时间很短,并不会因此增加病人发生呕吐而引起吸入性肺炎的危险。而只喝牛乳或母乳的婴儿则应禁食4-6小时,但同样在两小时前可喂予一些开水或糖水,这样可减少婴儿的哭闹。
  由于患者病情各异和手术影响不同,具体仍以医生实际要求为准。
手术中倒是不疼了,手术后的疼痛咋办?
  术后,麻醉医师会根据患者不同的情况采用不同的镇痛方式,这些镇痛方法均不会增加伤口的感染率及影响切口边缘组织的生长。有效的镇痛还可以改善睡眠、增强术后免疫功能、利于患者咳嗽排痰、提前下床活动等,从而加快术后康复,有效减少了肺部感染、下肢静脉栓塞等术后并发症。
专家介绍:
  严海
  上海交通大学附属第六人民医院麻醉科副主任医师,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麻醉科急诊部负责人。擅长处理危重复合伤患者的抢救,危重产科的抢救,老年骨科手术的麻醉,以及超声引导下的神经阻滞和动静脉穿刺。2008年作为上海首批救灾队员“空降”映秀救灾。2009年作为中国医疗队外派北非摩洛哥工作两年。


本文作者系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麻醉科严海副主任医师
特邀通讯员:顾海鹰


网页版|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