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名医访谈 >

何家扬教授谈留置导尿那些事

2018-04-16   浏览量:  文章来源: 世界医疗网

核心提示:一旦出现急性尿潴留,就必须立刻给患者插上导尿管。
  随着人口的老龄化,因为种种原因而必需留置导尿的老人也随之增加。如若走进养老院,那些带着集尿袋的老人,怕也是一道奇异的“风景线”。因为排尿困难而需要留置导尿的疾病中,最常见的是老年男性的前列腺增生症、各种原因的脑血管意外、神经源性膀胱、产后尿潴留、带状疱疹等。
  俗话说“活人不能叫尿给憋死”。一旦出现急性尿潴留,就必须立刻给患者插上导尿管。经历过急性尿潴留的人,对“水火无情”的感受真是刻骨铭心啊!正因为如此,管理好它就显得格外重要了。不然的话,会造成严重的合并症。这可不是危言耸听!为了减少合并症的发生,长期留置导尿管或耻骨上膀胱造瘘管的患者,需要注意以下的问题:
  防止导尿管脱出
  留置导尿期间必须妥善固定导尿管的位置,防止导尿管脱落,避免其来回移动对尿道及膀胱壁的刺激及损伤。强行拉出导尿管还会造成尿道黏膜的损伤。尽管现在医院使用的气囊导尿管能有效防止其脱落,但因患者或护理人员的疏忽而使导尿管脱出的情况还时有发生,再次放置导管不仅增加了费用,也给患者带来额外的痛苦。
  对意识不清的患者,应加强监护,适当固定其双手,避免其不由自主地将导管拔出。在搬动患者、搀扶患者起床、翻身时,不能因为动作过大,拉出导尿管。卧床时,要把集尿袋挂在床沿,引流管要有足够的长度,避免患者在床上挪动时拉拽导尿管。对可以自己行走的患者,应将集尿袋妥善固定在裤子上,以免活动时不慎将导尿管拉出。
  防止导尿管堵塞
  长期留置导尿管的患者,膀胱内经常会有一些沉淀物或大小不等的血凝块随尿液排出来,并造成导管的堵塞,需要及时疏通。否则,一旦导尿管堵塞,膀胱内的尿液会从导尿管边上溢出并污染被褥。要及时发现连结导尿管与集尿袋之间的导管扭曲、打折,并将导管捋直。如膀胱内的血块、脓块或脱落的坏死组织堵塞导管,可先用手挤捏导尿管,如果无效就用生理盐水冲洗导尿管。冲洗时要注意压力要适当。必要时及时更换导尿管及集尿袋。
  保持尿液清亮
  由于导尿管属于“身外之物”,长期留在体内就很难避免尿路感染的发生。一旦发生感染,尿液就会变得混浊。此外,导管对膀胱壁的刺激也会导致尿液的混浊。最好的办法是让患者多饮水,用尿液来冲刷膀胱。饮水量以达到尿液清亮即可。亦可由专业人员定期冲洗膀胱,以有效地预防尿路感染和导尿管堵塞。对长期留置导尿的患者,要注意定期更换导管,通常每个月更换导管一次。否则,沉淀物积聚在导管壁上就会形成结石。严重时,还需手术才能取出。集尿袋也应每周更换二次(夏天应勤换)。
  预防尿路感染
  尿路的引流管是尿路感染主要的危险因素。长期留置导管的患者中,脓尿、细菌尿是很普遍的。大约20%的患者在插入导管时细菌就可沿集尿袋上行。因此,预防及治疗与导管相关的尿路感染是极其重要的。
  为避免尿路感染,应该由专业人员在无菌条件下置入导尿管。应用滑润剂及直径小的导管,操作要轻柔。应使用密闭的导管系统,保持每个接头的无菌。引流袋的位置应低于膀胱及引流管,防止集尿袋内的尿液反流进膀胱。
  留置导尿期间是否需要应用抗生素治疗是一个十分纠结的问题。对无症状的尿路感染及间歇性导尿的患者,无需常规应用抗生素。因为这样做并不能降低尿路感染的发生率,还会产生抗药或副作用。只在出现发热等症状时才推荐抗生素治疗。在任何抗菌治疗前都要做尿培养及血培养。亦可先进行经验治疗,然后根据培养的结果进行治疗。根据病原菌、合并症及患者的反应,抗菌治疗一般为5~21天。
  选用适当的导尿方式
  要根据患者的意愿及治疗的计划来选择导尿的方式。要选用合适的导管。可以选择耻骨上膀胱造瘘、应用避孕套或间歇性导尿以替代经尿道导尿。耻骨上膀胱造瘘的舒适度优于经尿道导尿。避孕套较适用于没有明显膀胱出口梗阻的男性,对没有认知障碍者可以减少感染的发生。间歇性导尿对各种原因(神经源性膀胱)的排尿障碍者是安全有效的方法。每次导尿细菌尿的发生率仅1%~5%。
  掌握好拔管的时机
  尽管导尿管救了燃眉之急,但对患者而言,尿道里插了这么根管子毕竟是一件很难受的事,真恨不得立马拔除导尿管。一般情况下,须3~7天后才可以考虑拔管。但如果急性尿潴留的时间较长、滞留的尿量很多,膀胱的肌肉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损害,就必须让膀胱有一个“修身养息”的时间,待膀胱逼尿肌的力量恢复后才能拔除导尿管。期间还得服用一些相关的药物。有些患者急于求成反而适得其反,刚拔了导尿管不多时间又不得不重新插上导尿管,真是欲速则不达啊。
  总之,关键在于要增强家属及敬老院工作人员的责任心,体贴留置导管的老人的苦楚,给予这些老人更多的关怀。
  专家简介:
  何家扬,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泌尿外科主任医师、教授。中华医学会行为医学分会科普学组委员、上海市科普作家协会会员。上海市优秀科普作家。原上海市医学会泌尿外科分会委员;原上海市中西医结合学会男科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上海市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上海市劳动模范协会理事。原《现代泌尿外科杂志》编委。《家庭用药》杂志编委。曾发表学术论文126篇、主编出版图书17本、译著1本。获各类科技进步奖14项。
  擅长治疗前列腺疾病、尿石症、泌尿系梗阻性疾病等。

  本文作者系复旦大学附属上海市第五人民医院泌尿外科  何家扬教授

网页版|手机版